花镜向容

试探什么,跨过去呀!

凉凉,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

【我英/乙女向】短篇__注视我【相泽消太】

相泽消太×白卉寺空(原创)(短篇)
病态·三观成谜·疑似敌联盟设定(设定可拿走,求太太认养)
隐晦女×男(放心?不开车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mmm前不久刚补完《我英》全季……
然后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那个一出场就丧的不行的相泽33……
怎么办他好可爱啊啊啊啊!!!然后疯狂找粮……
我bl/bg都吃,然而粮好少……so~我这个萌新只好自己提·枪·上·阵(不是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-   “父亲……母亲”少女在一片黑暗中睁开双眼
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一定是一个好天气呢!”

2-    “白卉寺空,父母都曾是有名的英雄,在九年前殉         职……双‘个性’花和梦貘吗……”

3-    “老师。”相泽消太看着那个在班级中一直因为“个性”和家庭被自己特殊关照的少女,静静站在暮色沉沉的天空下,“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。”空抱紧了怀里的东西,似乎有些踌躇,“老师…非常感谢您,这个,希望您能收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相泽消太有点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捧出的白玫瑰,“原来是花啊……”他这么想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又为什么要……”

4-    “嗯,你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他这么说道,少女突然扬起了脸:“老师,老师可以拿回家吗?”白皙的脸上染上一抹薄红,“不会很麻烦的,枯萎了的话,我会再送给老师的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可以”相泽消太望着女孩惊喜的笑容和跑走的身影,喃喃道:“不答应的话会哭出来的吧。”他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那副表情,让人怎么说出拒绝的话啊。”

5-    “很感谢相泽老师……如果不是老师,我一定就死在那次事件里了!”白卉寺空认真的说道,“而且,我梦貘的‘个性’又不稳定,常常麻烦老师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呢,空你的梦貘厉害是厉害,可是好危险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很危险呢!”白卉寺空看着自己周围热烈讨论起“个性”的同学们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……很危险”
     
6-    “白卉寺……”少女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下了脚步,“相泽老师。”相泽消太看着眼前的少女心里有些复杂,“你父母的事情,我很抱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女看着眼前的男人连忙道:“相泽老师?怎么了?我父母的事件怎么能怪在老师的身上呢?老师当时也才当上英雄没多久吧!”少女盯着眼前的男人轻轻笑了:“虽然父亲母亲……但多亏了相泽老师,我才能好好活下来啊!”
        笑靥如花的少女注视着她眼前,没有注意到她话中古怪的男人,从身后又拿出一捧白玫瑰:“老师如果还是觉得抱歉的话,就收下我的花吧!”

7-     少女静静注视着男人缓缓消失在地平线的身影,贪恋的细嗅着手上他留下的气息,猛的,她抱紧自己,双手死死扯着衣袖,柔顺的长发却温柔的遮住了她的视线。
        就好像是当初:他就那样突然的出现在了少女的面前,就那样温柔的抱起了不知为什么要活着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啊,为什么要道歉呢,消太。”少女温柔又甜蜜的吐出了这在她眼里无比珍贵的名字,“还好他们死了啊,要不然我又怎样才能遇见你呢?”
        
8-     看着我啊,消太,我这危险无比的个性是为你诞生的,我这看似完美的皮囊是为你披上的,我这空洞苍白的人生是为你坚持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注视我吧,消太,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呢……













勋鹿 短篇 我爱的样子她都有

鹿--
我爱的样子她都有:
嗜甜,爱笑,小脾气
高个,白肤,不服输
叫我鹿哥,陪喝奶茶
我爱的样子,她都有

勋--
我爱的样子他都有:
开朗,秀气,尽全力
护短,细心,倔脾气
叫他哥哥,陪喝奶茶
我爱的样子,他都有

鹿--
我爱的样子她都有
可又是哪个人让我喜欢上了这般模样
到底不重要了
那个人终究不会是我的
只要记得:
我爱的样子她都有

勋--
我爱的样子他都有
可又有什么用呢
他还是离开了
那为什么还是软弱:
目光追着他的样子跑
深夜颤抖的呓语
一瞬间不知该如何拥抱
不敢听原来的歌曲
不敢面对涌动的人群
大概是因为
我爱的样子他都有



勋鹿-小记

万万星辰

你们是我年少欢喜
我只希望不曾后悔
也不曾忘记

大雨中微笑
艳阳下流泪
故作镇定的暗自喜欢

如果可以
多想向世界呐喊

可是
你们默然的分离
安静的相隔千里
虽然没有资格
却仍替你们哭泣

也许不是爱情
也许只是千万人臆想的爱意
但那是珍宝
我们怎么肯轻言放弃

万万星辰
在你们眼底
万万星辰
终究不及

后记
时光飞逝,我却希望那些少年永远是当年那般
岁月如梭,他们都离开了,好像只有我们这些人留在原地
可是啊
总有一天,他们会忍不住回头看一看,会忍不住感叹,而我,只是觉得他们都在,他们都好就好。